只会激情写安利,偶尔写文,极度杂食

少年

瓶邪白月光,黑瓶单箭头。

cp洁癖慎入。


00
沙漠的月光中,黑瞎子看着半梦半醒的黎簇,叹了口气

“你真的很像吴邪。”

一模一样让我讨厌。

01
黑瞎子第一次见到张起灵,是很多年前的那个下午,他的王爷父亲带他来张家。

他溜进了张家后院,一眼就望见那个在树下小憩的十几岁少年。

树叶的阴影投在他的脸上,影影绰绰。

是他先受了引诱,情不自禁走近俯下身,在少年的唇上蜻蜓点水。

很凉,又很软。

那是他的初吻。

从那一刻起,黑瞎子窥见了自己的余生。

04
几十年后的那天,张起灵带着一身伤痕闯进了他的眼镜铺。

黑瞎子招呼伙计拿来医药箱,一边包扎一边调笑着说哑巴张也有带着伤来找我的一天。

听说吴三爷夹的喇嘛,小三爷还跟着。

话音未落,他正在包扎的手臂停滞了微秒。

黑瞎子却足以从微秒中窥见张起灵的眼神。

凝滞。

就像当年他初见张起灵。

那种受了引诱的可笑。

05
黑瞎子终于得以和吴邪一同下斗。

在黑暗中他凝视吴邪,透过黑色的墨镜和黑色的空气。

天真的烂模样,真配得上他的名字。

可那也是他黑瞎子注定学不来的模样。

那种让他的少年能爱得义无反顾扛下一切的模样。

从那一刻起,黑瞎子厌烦吴邪。


06
张起灵离开的那天,去见吴邪之前,他找到了黑瞎子。

黑瞎子有点想笑,却又弯不起嘴角。

几十年来他第一次求他,原来是为了保护他的天真吴邪。

他从未这样嫉妒过,原来这种滋味也能让人发疯。

他在香烟袅袅的雾气中看着张起灵,却怎么也看不清了。

好啊。他弹弹烟灰。

报酬是,和我上。床。

黑瞎子看着身下的人,微红的脸和喘息的胸,却死咬牙关不肯吭一声。

他俯下身嘴唇附上,启开他的牙关,他近乎恶意的提起吴邪的近况,说他在拼命寻找你的踪迹,他看着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璀璨的光芒,心里升腾起巨大的快感。

他说。

我答应你,他会安全。

他心里明白,他还是妥协了,向自己的少年。

多么可笑。

他对自己说。

替自己的心上人保护心上人。

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了。

07
张起灵如愿进了长白山,他也目睹着吴邪一步步走向小佛爷。

当然,他也如约护他周全。

他和吴邪出生入死,把吴邪从鬼门关救回来无数次,却从未有过让他去死的念头。

那个人的悲伤他不想再看见第二次。

就像当年张起灵当选为张家族长,受万人跪拜敬仰,只有黑瞎子抬起头望着少年,看透了荣光后如海的悲伤。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事,他怎么会干。

08
沙海计划中,吴邪给他送来个少年。

黎簇。

傻里傻气,天真有余。

黑瞎子疑惑吴邪为什么这么厉害。

每一次都能精准踏进他的雷区。

他又眼见着那个叫黎簇的少年只身出入汪家,完成计划。

又从黎簇成为黎小爷。

连成长的过程都无差别。

只是再少了那个深夜前来委托他护人周全的人。

09
黑瞎子偶尔会想起当初的那个情人,和他纠缠不休的场合撞上了张起灵。

那天后情人和他一刀两断十分干脆。

分别时他很绅士地亲自送别,临行前那人只问了他一句话

你那么喜欢他,为什么所有情人和他都不一样?

黑瞎子笑着摸了摸对方的头发,什么也没说。

飞机起飞时的巨大轰鸣声划过天空时

他低头笑了下。

你们怎么配像他。

他早已在心里给那个树荫下的少年砌了一座象牙塔。

10
故事的最后,完美落幕了。

哑巴张金盆洗手佳人常伴,一代传说就此沉寂。

黑瞎子刀尖舔血叱咤风云,依旧演绎着南瞎的传奇。

偶尔黑瞎子也会想起当初的他们,并肩作战,南瞎北哑。

偶尔黑瞎子也会想起那个在张家后院的下午,树荫下小憩的少年,树影交织。

偶尔黑瞎子也会想起他小心翼翼蜻蜓点水的初吻,和亲吻时少年微微颤动的睫毛。

时至今日他坐在斗中,带着一身鲜血苦笑,想起很多年前自己在少年身上窥见的余生。

11
原来是他自由一生,却注定被困在那人身边。

孤独终老,死生不休。

评论(7)

热度(47)